2021.2.14

第一次遇见你时我还是一名15岁的少年,3.5寸磁盘、红色警报、局域网,这是我对你的最初印象。不曾想到你作为亲密伙伴已陪伴了我二十年,而在余生我们仍将亲密合作。

第一次拥有你是2000年春节,我说服家里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你从北京运到身边,奔腾3处理器、256M内存和独立显卡你来到家的那天我欣喜若狂,以至于睡过了头,第二天早上第一节课是高中数学班主任期末考试评讲,我被罚站了一节课。望着并不太好的成绩单,我若有所失,但心想好在我拥有了自己的电脑。 

2000年夏天是国内互联网兴起的开端,似乎每个人都被计算机、互联网、QQ和游戏冲昏了头;我用家里电话56K拨号上网,第一次体验了在家上网的感觉,可电话费差点让我挨打。我见到了本地第一家网吧老板,他大我只有几岁,是邻居朋友,他对计算机非常痴迷,是我认识的第一位“极客”。

大学专业选择计算机、研究生读计算机、工作后从事和计算机紧密相关的工作。这二十多年我们相处了多少时间,16岁的青葱少年已成为中年大叔。尽管你的硬件和软件一直升级,变得更快、更漂亮、更优雅,可在我眼里你一直没有变,静静的处理键盘和鼠标发出的每个指令,从容不迫的迅速回应当年夜深人静写代码和论文时,我只听到你“心脏”发出的声音和“眼睛”给予的反馈。

费德勒的缪斯是网球,科比的缪斯是篮球,而你就是我的缪斯[1]。戴森公司创始人、“设计之王”戴森说,工程师是最幸福的职业[2],对此我深信不疑。

距离2000年春节已有20年,我望着你的“眼睛”,仿佛看见了15岁的自己。

 

[1] 纪录片“科比的缪斯”(Kobe Bryant’s Muse: The Sacrifice For Greatness / Muse ), 2015.

[2] 英国“设计之王”戴森:工程师是最幸福的职业. 哈佛商业评论. 2021年第2期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