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ies
Uncategorized

读《弦理论》

2020.10.4 多年前我对网球有一种迷恋,即使现在很少打球,我也常常想起网球,尝试用笨拙的文笔描绘这一运动(或许网球并不与众不同,但无疑是“最孤独的运动”)。也许世界上没有其他人比大卫·福斯特·华莱士能更好的描写网球,他是一位不入流网球选手、一流作家、超一流网球作家。 《弦理论》是一本华莱士关于网球的短篇合集,获誉无数,看似写网球,实则写人生。深刻的洞见、犀利的比喻、幽默感十足的文笔,还有冗长的注释是华莱士文章的典型特点。 前两年我在亚马逊买了一本《弦理论》英文版("String theory")作为收藏。他的文字排句在某种程度上很复杂,但选词极为精准,例如下面的关于天才的片段: "Maybe what keeps us buying in the face of constant disappointment is some deep compulsion both to experience genius in the concrete and to universalize…
Categories
Uncategorized

一封写给计算机的“情书”

2021.2.14 第一次遇见你时我还是一名15岁的少年,3.5寸磁盘、红色警报、局域网,这是我对你的最初印象。不曾想到你作为亲密伙伴已陪伴了我二十年,而在余生我们仍将亲密合作。 第一次拥有你是2000年春节,我说服家里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你从北京运到身边,奔腾3处理器、256M内存和独立显卡。你来到家的那天我欣喜若狂,以至于睡过了头,第二天早上第一节课是高中数学班主任期末考试评讲,我被罚站了一节课。望着并不太好的成绩单,我若有所失,但心想好在我拥有了自己的电脑。  2000年夏天是国内互联网兴起的开端,似乎每个人都被计算机、互联网、QQ和游戏冲昏了头;我用家里电话56K拨号上网,第一次体验了在家上网的感觉,可电话费差点让我挨打。我见到了本地第一家网吧老板,他大我只有几岁,是邻居朋友,他对计算机非常痴迷,是我认识的第一位“极客”。 大学专业选择计算机、研究生读计算机、工作后从事和计算机紧密相关的工作。这二十多年我们相处了多少时间,16岁的青葱少年已成为中年大叔。尽管你的硬件和软件一直升级,变得更快、更漂亮、更优雅,可在我眼里你一直没有变,静静的处理键盘和鼠标发出的每个指令,从容不迫的迅速回应。当年夜深人静写代码和论文时,我只听到你“心脏”发出的声音和“眼睛”给予的反馈。 费德勒的缪斯是网球,科比的缪斯是篮球,而你就是我的缪斯[1]。戴森公司创始人、“设计之王”戴森说,工程师是最幸福的职业[2],对此我深信不疑。 距离2000年春节已有20年,我望着你的“眼睛”,仿佛看见了15岁的自己。   [1] 纪录片“科比的缪斯”(Kobe Bryant’s Muse: The Sacrifice For Greatness / Muse ), 2015. [2] 英国“设计之王”戴森:工程师是最幸福的职业. 哈佛商业评论. 2021年第2期.
Categories
产业 技术

工业界如何衡量创新技术?

有感于学术界和工业界gap,两年前我写了一篇英文文章,“Accelerate security innovation by bridging the gap between industry and academia ”(通过弥补工业界和学术界隔阂加速网络安全创新)。这篇文章曾发给几位工业界和学术界同仁review(但没有发表)。这篇文章总结了面向工业界的优秀创新技术关键要求:思路简洁、技术实现难度不高、性能影响小和易于部署。 (more…)
Categories
体育

梅罗远去,青春已逝

2020-8-20 梅西也许要离开巴萨了,也标志着梅罗时代即将结束,这一天远比我们想象来得快,更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出现。无论巴萨经历怎样的困难和重建,我们都认为梅西会在巴萨退役,作为近十年最具统治力的运动员、队史第一人等无数荣誉加冕,结局却让人意外和伤感。 (more…)
Categories
网球

萨芬专访

2020-08-26 这篇文章来源于一个神奇的梦。昨晚睡之前看了微博推荐的萨芬比赛集锦,晚上梦见和萨芬在球场聊天,他作为教练指导梅德韦杰夫准备即将开赛的美网;我和萨芬聊了很多,关于网球、人生和他那绚丽的职业生涯,以及人们褒贬不一的评价。我准备了很多问题,计划下一次和萨芬见面时采访他。 (more…)
Categories
产品

两款使用场景“奇特”的产品 – 谈产品使用场景的设定

网上有一段央视前著名足球评论员韩老师的语录“韩老师解说时眼睛看着A球员,脑子里想着B球员,嘴里说着C球员,观众们以为他说的是D球员,实际上他是想说E球员。”   创作产品和解说有类似之处,在某些情况下用户要的是A,产品经理设计的是B,开发团队做出的是C。当我们使用一些产品时,也有类似“从A到C”的体验。 (more…)
Categories
Uncategorized

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COVID-19系统谈跨领域交叉

2020-04-29 春节新冠疫情爆发时,我开始留意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开发的COVID-19新冠疫情态势感知系统(COVID-19是世界卫生组织给新冠病毒的权威命名)。这个系统的数据目前在全球被广泛引用,已成为一个跨领域的典范系统。 也许是因为曾经设计过态势感知产品,我对这个系统尤其关注,反复使用这个系统,揣摩创作者的设计思路,发现打动人心的细节。如果从产品角度给COVID-19系统打分,毫无疑问它是一流产品-功能性90分,易用性85分,可视化80分。 为什么是霍普金斯大学而不是其它研究机构或公司能做出这个系统?这个问题或许更有启发性。霍普金斯大学拥有全球顶级医学院(常年排名第一),其计算机专业也非常强。CSSE(Center for System Science and Engineering,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中心)是COVID-19系统研发部门,同时是霍普金斯大学一个跨学科、跨领域的研究中心。CSSE围绕约翰霍普金斯优势专业医学,有大量与计算机、数据科学和可视化的交叉研究。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该系统在霍普金斯大学成功研发。 CSSE主页有一则研究传染病网络传播模型的博士后招聘信息,颇为有趣,所要求的大部分技能和计算机/数据科学有关,例如“熟练的编程和可视化技能、有大规模数据集分析经验,同时有传染病相关领域知识”。 在技术层面,COVID-19系统数据主要来自WHO(世界卫生组织),地图系统与Arcgis合作。技术因素并不是构建这个系统的难点,而主导一个系统(产品)的灵魂人物是产品经理,优秀的产品经理极其稀缺。 产品经理是跨领域交叉的典型代表,但产品经理很难被“培养”,因为没有任何一门课程、一门专业能够覆盖产品经理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。和产品经理一样,可视化人才同样稀缺,他/她能理解业务、掌握数据分析和可视化技术,同时有良好的审美品味。 霍普金斯大学的COVID-19系统,给我们树立了一个跨领域交叉的典范。
Categories
生活 职业

从产品经理到老师

2020-04-20 离开工业界加入大学后,我能够再次体会和感受学生时代经历的一切:上课、考试、做研究、写论文、答辩,不过这次是以老师的角度。在企业工作时,我作为产品经理和系统架构师关注的焦点是客户、市场、产品和技术,而作为老师,关注焦点变为学生、教学和研究。  (more…)
Categories
教育

重新学习数学的乐趣

2020-02-14 数学对大部分人高深莫测,玄妙的理论、复杂的记号和艰深的推理让我们望而却步,数学考试更让人焦虑不安。我对数学的观念也大致如此,并且从高中开始一直没变过,直到前几天。 (more…)
Categories
技术

C语言的鉴赏力

2020-01-15 前段时间有一条新闻刷屏-“C 语言荣获2019 年度最佳编程语言称号”,于是我想写一篇关于C语言的文章,因为这是我唯一喜欢和精通的编程语言。本篇标题借鉴互联网大神Paul Graham名篇《创造者的鉴赏力》(Taste for Makers)。 如果把编程语言比作门派,C语言毫无例外是“少林寺” -它最正统,招式简单但变化无穷,同时拥有独一无二的简洁和优雅。正统,C语言伴随Unix操作系统而诞生;招式简单,指C语言没有花哨特性,只有编程语言应该具备的特性;强大,如果说复杂的操作系统、编译器和数据库都可以用C编写,还有什么C不能实现? (more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