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04-29

春节新冠疫情爆发时,我开始留意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开发的COVID-19新冠疫情态势感知系统(COVID-19是世界卫生组织给新冠病毒的权威命名)。这个系统的数据目前在全球被广泛引用,已成为一个跨领域的典范系统

也许是因为曾经设计过态势感知产品,我对这个系统尤其关注,反复使用这个系统,揣摩创作者的设计思路,发现打动人心的细节。如果从产品角度给COVID-19系统打分,毫无疑问它是一流产品-功能性90分,易用性85分,可视化80分。

为什么是霍普金斯大学而不是其它研究机构或公司能做出这个系统?这个问题或许更有启发性。霍普金斯大学拥有全球顶级医学院(常年排名第一),其计算机专业也非常强。CSSE(Center for System Science and Engineering,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中心)是COVID-19系统研发部门,同时是霍普金斯大学一个跨学科、跨领域的研究中心。CSSE围绕约翰霍普金斯优势专业医学,有大量与计算机、数据科学和可视化的交叉研究。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该系统在霍普金斯大学成功研发。

CSSE主页有一则研究传染病网络传播模型的博士后招聘信息,颇为有趣,所要求的大部分技能和计算机/数据科学有关,例如“熟练的编程和可视化技能、有大规模数据集分析经验,同时有传染病相关领域知识”。

在技术层面,COVID-19系统数据主要来自WHO(世界卫生组织),地图系统与Arcgis合作。技术因素并不是构建这个系统的难点,而主导一个系统(产品)的灵魂人物是产品经理,优秀的产品经理极其稀缺

产品经理是跨领域交叉的典型代表,但产品经理很难被培养,因为没有任何一门课程、一门专业能够覆盖产品经理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。和产品经理一样,可视化人才同样稀缺,他/她能理解业务、掌握数据分析和可视化技术,同时有良好的审美品味。

霍普金斯大学的COVID-19系统,给我们树立了一个跨领域交叉的典范。